December 10, 2006

Patrick Süskind 的味覺地圖《香水》

期中考前,昏天暗地工作,沒日沒夜的忙碌,對啥都起不了興趣~~~唯一振奮我的竟然是得知,我最喜愛的書已經拍成電影要上映了~~~ 哇!~~~ (徐四金的《香水》十年前購買至今,不管翻過幾次,依然可令我震撼,且又再再回味無窮~~~)

於是,昨天揪了TMU的同學宜潔 / 鈺倫和瓊慧一塊去看,~~非商業片就是無法像《魔戒》上映時那樣,一約就十幾二十人,有同好肯陪我去就很感人了,都想不起來從開學至今,到底有多久沒出去逛逛了? 出去透透氣,順便看看地球上其他同一時間存在的人類也好~~~。

人生有限,知識無涯,電影迷人的地方就在創造者,幫我們讀書,幫我們整理資料,開拓我們的視野,豐富我們的見聞。好電影往往只要靠簡單的一個畫面,或者是寥寥數語,就會言之有物地夾帶一些靈光撞進眼簾,闖進心房,就會成為知識的源泉,讓人好奇、探索,追尋快速閃動的影像畫面中閃動提示的線索。

例如,波蘭電影中《盜走達文西》中,如何複製一副精美的畫作?從畫布、選用畫框、到油畫顏料的還原製作調和,觀看的人對於修復畫作有基本認識。例如,徐克《蝶變》中,雖然故事是調查沈家堡的蝴蝶殺人奇案,但是片頭的紅葉傳書中小小的活字印刷及木刻工程,就顯示了考古的功力與趣味,一種古典的力量與氣息悄悄透過畫面就傳了出來。 例如,《尋找新方向》和《香料共和國》中,觀眾什麼都沒聞見或喝到,卻透過主角悠然神往的表情和鉅細靡遺的原料物件,堆疊出酒香和香料的哲學意境,配合著一則動人的愛情或冒險故事。 例如,《戴珍珠耳環的少女》中,十七世紀的荷蘭畫家維梅爾如何做畫?光影的力量如何穿透畫布?顏料如何調配?不再只是噱頭,而是透過女主角的眼睛,帶領影迷一起觀察、感歎和體悟。 例如,《穿Prada的惡魔》中,時尚雜誌如何運做?設計師如何討好媒體?秘書如何伺候老闆?導演的鏡頭帶領大家進入雜誌的內頁底層,滿足了觀眾窺秘的心情,也若有所悟地體會了浮華世界的人心險惡。

這種對於單一題材的鑽研,這種創作理念,其實就如《香水》的場景如果鎖定十八世紀的巴黎市場,那是個臭不可聞的污髒市集,你只想捏起鼻子閃人,不會有好奇之心;所以,那只是男主角葛奴乙出身寒微的傳奇背景,他的大發異采其實是要在香水工廠中。 用一千朵紅玫瑰來提煉玫瑰露,是電影人最愛玩的奇觀把戲,同樣地,古老的蒸餾機器「摩爾人的頭」,光是造型就夠唬人的;然後,法國普羅旺斯的如花似夢的薰衣草田(就算是靠電腦動畫創造出來的奇觀),卻也讓人見影如見花,彷彿就有一股濃烈而誘人的香氣撲鼻而來。 接下來,再由達斯汀.霍夫曼飾演的老師傅教導葛奴乙香水三味學:前味(人們首先感受到的香氣特徵)、中味(香水的主體香味)和後味(代表總體香味的底香),湯姆.提克威一方面靠著彷古的道具帶領觀眾回到香水開始發跡的古老年代,另一方面則是用奇觀和新知,替觀眾進行一場「香水學」的灌頂洗禮,開啟了大家對於香水常識的窄門。

我沒有辦法分辨徐四金的「香水」原著中的香水學正確與否,但是我絕對相信電影能夠開啟知識的小門,讓有興趣的入門觀眾開始去鑽研,觀賞《香水》時,絕大多數見識有限的觀眾應該會對新鮮古怪的香水學興致盎然的,津津有味,就是讓藝術種籽發芽的原生激素了。 電影人只是灑下一地的種籽,日後會成香花或毒草?坦白說,只有天知道了。 或許看過電影的人都會像我一樣 還是認為閱讀中自己創造出的想像空間更優……,但是透過電影對於畫面的經營,更能夠豐富我們的視野;建議沒讀過的,去買本《香水》吧! ,仔細體驗徐四金文字描寫氣味的絕妙功力吧~

整體觀影後,只要不是期望太高, 一定會給你驚喜的,對我而言---真的是只能說“好看!好看!真的很好看!!!”。


Patrick Süskind.jpg

untitled.bmp

由 e228095007 發表於 03:49 PM | 迴響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