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9, 2006

給個唸北醫的說法 ---

給個說法 ---
最近MSN每天湧進大量留言:「為什麼還要再去唸書呀?」、「不累嗎?」
天天回答到,有快被開除的危險了~~ (因為上班時間一直M來M去的,不太好吧!)

所以~~現在就統一給個說法囉 ===
我的好奇心旺盛,像記者一樣,永遠有窺探世界的慾望,凡是認為精采的事物,感興趣的東西,皆能激發我對存在環境的探索心,及存在的價值。(好像又解釋的太深奧了)

換個講法:
喜歡旅遊,是藉以逃開已知的平庸世界,從罅隙中尋找奇地異景。
去唸書的理由則是 –自以為比別人多知道一點什麼,事過境遷之後,才意識到那些只是一點點無甚驚奇的皮毛的恐懼,驅使著我;重點是透過不斷的學習,永遠接受考驗,學無止境,做什麼﹖誰能做﹖都沒有極限﹗了解了嗎?這就是我呀!

開學後發現,課業很重,一堂課下來,要看、要背的講義有厚厚一本。(兩週來,已經累積了快10公分厚的講義了~~~ 我的天呀!超誇張的!感覺比聯考時更累人) 北醫牙科口衛系,舉凡頸部以上的構造都要了解,解剖學 / 骨頭 / 神經 / 肌肉 / 牙齒 / 醫學英文名詞 / 臨床常識知識……
這些我而言,都是艱澀難懂的外星文,上班下班+上課下課睡覺,對已經佔據所有時間的我,壓力開始悄悄滋生,所以我只能說:我會加油!加油!再加油!既然是自己選擇的路程,就會自己勇敢負責的走完。

給我祝福吧!各位關心我朋友們~~ 雖然我已經累到快吐血了!

work-hard.jpg

由 e228095007 發表於 06:52 PM | 迴響 (1)

November 22, 2006

《拔一根頭髮,在幻想的森林中漫步》

當睡醒已過午後的週一,心情特好,同樣的,卸下了平時背負的緊繃情緒,去嘗試接受這第一次難得的無所事事。


在咖啡薰陶的慵懶後 抽出兩年前水準購買卻一直沒仔細翻閱的書籍:

「 101篇看似雞毛蒜皮的小事,搭配不同角度的體驗,原來哲學可以變得如此輕鬆又好玩。懷著有趣的心情試驗每一個行為,其中不乏怪的咧 ex(1):邊喝水邊尿尿,體驗液體從進入到發洩的快感,原來,我和世界如此靠近又感覺溫暖。ex(2):對著鉛筆把玩,口中一直唸 鉛筆、鉛筆、鉛筆,過一下子後,你將懷疑〝鉛筆〞和眼前的一根木頭 似乎是兩碼子的事情……」

書名:《拔一根頭髮,在幻想的森林中漫步》,讓我發現了,原來哲學也可以很周星馳式的無俚頭ㄛ。作者德瓦(Roger- PolDroit)是哲學家,寫過這本不太有名,但我也一樣喜歡的著作《51種物戀》:著迷作者的敘述方式,全部曖昧複雜的情緒都藏在平白的敘述中。比如,寫“墓碑”,作者這樣寫道:“將死者置於一個限制的地點,屍體或是彎曲或是平躺,四周環繞著熟悉的物品,並伴隨一連串的儀式符號與規定。我們便利用這些跡象來辨識親人。即使不說話,我們也知道這一切都能指點我們。大家都知道,每個人都忘了。”


室友草菇前幾天也借我一本 Mary Roach的《不過是屍體》:難以想像一本講屍體的書,如次瀟灑泰然大智大慧,她替死亡找到幽默與詼諧的情境 ,讓我邊看邊發噱。這不是一本敘說生命逝去當下的死亡;( 死亡,是悲傷沉重的,失去所愛的人 or 即將拋下所愛的人離世,都是沮喪的。) 但這本書談的則是已成定局的死亡,默默無名、科學、醫學背後的死屍 …… 。

所以~~ 平日上班,是一種能量的流失;面對假日,當然要補充回來囉。放假日,即是ㄚ孟我的睡覺日兼閱讀日!

coverImgXL1111FM013.jpg

由 e228095007 發表於 07:14 PM | 迴響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