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31, 2006

哀曼殊斐兒 徐志摩


我昨夜夢入幽谷,
聽子規在百合叢中泣血,
我晚夜夢登高峰,
見一顆光明淚自天墜落.

古羅馬的郊外有座墓園,
靜偃著百年前客殤的詩骸;
百年後海岱士黑輦的車輪,
又喧響在芳丹卜羅的青林邊.

說宇宙是無情的機械,
為甚明燈似的理想閃耀在前?
說造化是真善美之表現,
為甚五彩虹不常住天邊?

我與你雖僅一度相見---
但那二十分不死的時間!
誰能信你那仙姿靈態,
竟已朝露似的永別人間?

非也!生命只是個實體的幻夢:
美麗的靈魂,永承上帝的愛寵;
三十年小住,只似曇花之偶現,
淚花裏我想見你笑歸仙宮.

你記否倫敦約言,曼殊斐兒!
今夏再見於琴妮湖之邊;
琴妮湖永抱著白朗磯的雲影,
此日我悵望雲天,淚下點點!

我當年初臨生命的消息,
夢覺似的驟感戀愛之莊嚴;
生命的覺悟是愛之成年,
我今又因死而感生與戀之涯沿!

因情是摜不破的純晶,
愛是實現生命之唯一途徑:
死是座偉祕的洪爐,此中
凝鍊萬象所從來之神明.

我哀思焉能電花似的飛騁,
感動你在天日遙遠的靈魂?
我洒淚向風中遙送,
問何時能戡破生死之門?

由 b108095046 發表於 October 31, 2006 05:54 PM
迴響

great article. keep blogging the good stuff. http://www.pollenandbleucondo.com

Posted by: pollen & bleu 發表於 May 14, 2014 03:52 P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